韦健业:江湖中充满他的传说访谈

来源:IDOL锋范杂志 / 作者:潘秋叶、 曾秋灵 / 2017-05-22 10:43
设计跟纯艺术毕竟是两个概念。如果一个作品艺术到极致但没有考虑到经营方面的东西不能给这个空间带来经济效益,那我认为这个作品是不完美的,没有设计价值的。


韦健业

他,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业内明星、光芒四射、众人瞩目。早在2004年,他是广西唯一作品获全亚洲52位设计师决赛提名奖的设计师;作品荣登国内知名专业杂志;受邀作高校千人讲座主讲;受设计师协会邀请就其作品及理念作分享报告……那时候年纪轻轻的他,已然是“年少老成”,交际圈内的朋友几乎都是比自己年长的知名设计师。

而且他还属于当时的“极端”人物,爆红成名之后就开始整个人沉静下来,一心专注在研究设计、做设计上了。渐渐减少涉足各种社会活动。

之后十年,依然如此,以至于在年长些的设计名师圈内提起他,基本是无人不知。但如果在某个年轻设计师那里打听他的名字,要么久闻大名却没见过其人,要么就是很少听说这个名字。其实他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江湖中充满了他的传说,但却很少有人真正见过。

虽然他在设计圈已经足足浸染了14年之久,虽然关于他的种种说起来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但其实他并非大家想象中的苍苍老者,而是一位正值有为的设计青年,刚刚三十几岁而已。

“长江后浪推前浪”,十年,足以让这个日新月异、引领潮流的设计行业迎来一拨又一拨的新生力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十年,也可以把一个年轻闪耀的有为青年沉淀得更加稳重和成熟……庆幸的是,十年来,他没有被最初的荣耀蒙蔽双眼,始终把设计当做一种爱好、兴趣来研究,为人秉性始终保持着一贯的不骄不躁、谦和低调;十年来,他也从没有固步自封,而是总乐于去发现和欣赏,始终保持着一份学习向上的心态。国内、国外,不管距离有多远,只要是有好作品落成,他总愿意千里迢迢赶去欣赏学习。

经历过热闹与沉淀的他,有种自由洒脱、随性不羁的气质,总是能自然而然地感染旁人。喜欢自由,久不久会放空自己,以最轻松的状态,去某个地方度假,不用手机不用电脑,让自己回归到最自然的方式。

对于设计,他是真心热爱的。行走在任一条南宁的繁华大道上,几乎都有他的作品,每每经过见到,他心里会很是欣慰,觉得自己对设计的热爱没有白费,总算是为这个社会贡献了一点点力量。

早年由于供职单位的缘故,他一直从事大型公共建筑设计项目,如政府、办公楼、医院,初期酒店项目的设计及现场监理工作。近年由于公司经营市场化,他主要从事度假酒店、精品酒店、会所等项目设计。也能更加自由地去追逐心中喜好,实现更多设计梦想。他就是广西建工集团桂港建筑装饰设计院副院长韦健业先生。

IDOL锋范:韦总您好。您在设计圈已经好多年了?

韦健业:2000年开始做设计,已经14年了。

IDOL锋范:但是现在有很多人听说过您大名但并没见过本人,或者就是有些人比较少能听说到您的名字?

韦健业:这跟我们建工集团的国有单位性质有关,单位性质意味着在以前我们是不需要对外推广的,项目基本都是以公司名义去做,只要业主认得公司就行,具体是哪个设计师做的不是很重要,也就是说完全是集体主义,没有个人主义。

这种状态,导致了不少人这些年对我不是很熟悉。但是,开车到每条路上基本都有我做的一些项目在里边,我感觉这点还是比较荣幸欣慰的,起码对社会做出了一点贡献。

IDOL锋范:其实早在2004年,您就是广西唯一作品获全亚洲52位设计师决赛提名奖的设计师?这在当时可是很轰动的一件大事。

韦健业:对,当时确实是那样。当时我参赛获奖的作品是“北海移动会所”项目。那时广西还没有几个人有参赛意识,而我自己也是无意中参加的。记得做好了“北海移动会所”后,我自己拿相机随意拍了一些照片,因为自己不是专业摄影师,照片拍得并不好,歪歪扭扭的。但当时知名设计师左佳先生刚好看到了那些照片,就建议我拿去参赛,说也许能获个大奖回来。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赛了。结果获得了亚太设计大奖,我也因此成为广西唯一作品获全亚洲52位设计师决赛提名奖的设计师,奖项出来时大家都很诧异原来广西也有这么好的作品。

IDOL锋范:还记得做第一个项目时的情景吗?

韦健业:2003年我们公司投标中标接了“新华社贵州分社”的项目。公司派了两个同事和我一起去完成那个工程,我们大年初六就到了贵州跟工程部一起跟进整个项目。记得方案在现场的改动比较大,而我刚毕业对中央空调、大理石、玻璃等诸多材料工艺的具体特殊做法都是懵懂的。在那一年里我基本上坚持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起来问工人,每天都去琢磨这个东西,硬逼着自己去学习、去了解,就这样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现在回忆起来,这个是我第一次经手做的设计项目,离现在已经有十年了。当时作品出来,评价还不错,很多新华社单位系统里的人去参观考察。

IDOL锋范:您这些年的作品非常多,丰富多样,有酒店、会所、茶庄、餐饮、户外等,怎么驾驭得了这么多不同类型不同风格?

韦健业:国外有些做汽车设计的设计师,现在也在做手机或者相关用具等的设计。我觉得这块也蛮好玩的,很多东西没有绝对的界限。
有时候“跨界”反而歪打正着,做完后甲方往往会觉得我们做得比专门只做这一块的还要好。另外有一些则属于“灰空间”,即既像这类又像那类的一些界限比较模糊的空间,做这种空间需要多方面知识的考量。

比如我之前在一个酒店里面设计户外SPA,它涉及到一个山洞,需要营造一个山洞的氛围,既不属于纯粹的景观又不是纯粹的室内,附带一些水景之类的,如果以前不熟悉整个热水系统、整个水循环系统、杀菌系统,根本就做不来。技术跟造型、高低坐落有很大的紧密联系,设计到植物的定位也是很重要。里面有很多知识需要去掌握。

IDOL锋范:您做项目有什么特点,最注重哪些方面?

韦健业:我现在做的一些东西,基本都会良性循环,多年过去了还是有它存在的意义。

设计跟纯艺术毕竟是两个概念。如果一个作品艺术到极致但没有考虑到经营方面的东西不能给这个空间带来经济效益,那我认为这个作品是不完美的,没有设计价值的。

比如一个餐饮,你要充分考虑客人接受的心理状态、氛围,进来这个餐厅客人很舒适很想吃饭很愿意去消费。一个作品能产生好的经济利益时,我们作为设计师心里还是比较安慰的。所以做出来的项目兼具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是我很注重的。

IDOL锋范:单位改制前后,您所做的项目有什么不同?

韦健业:2000年到2006年,私人的设计项目并不多,我们获得的公建项目比较多,比如说检察院、交通局等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些南宁市市政大楼,因为当时需要设计的也就这些单位。其他的比如像酒店业也有一些。

改制前主要根据公司的任命,有什么项目来就必须得做什么项目。不像现在一样,我爱好酒店就主要做酒店。现在体制已经改变为设计院的性质,单独经营、单独开拓,可以根据我们设计师个人的爱好、方向去有针对性地选择业务。我现在主要做酒店、会所或者更加高端更加个性化的餐饮这一类项目,因为我骨子里面还是喜欢做一些比较时尚比较前卫的项目。

但是总的来说,我还是很感谢这十几年来公司体制给予我的大项目经验,能够驾驭一些比较大型的项目,在水电、排水、重大结构、材料构架等技术上掌握了十分扎实的基础。

而且单位里的老一辈子做事是很有干劲的,就算岁数比较大但还每天坚持去工地,从他们严格的管理中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IDOL锋范:您最偏爱也最擅长的是哪些类型?

韦健业:我还是偏向时尚和自然度假类比较多,比如像酒店、会所等更接近自己理想状态的一些项目。自然和时尚的东西很吸引我,平时也会对有设计感的家居包括绘画进行收藏,运用到实际作品中来。

但我认为到我们这个年纪不一定非得给自己定格定位,人生永远是一个不同的学习阶段,做不同项目,会领悟到不同客户不同人的需求,当你了解理解对方时才能够把更有人性化的东西融入到设计中去。

IDOL锋范:接下来的日子里,您会尽量只专注这些领域?

韦健业:我现在对这块研究也比较多,争取不要落伍于社会,设计师需要时刻走在社会的时尚前沿位置。所以我个人还是很愿意去学习,也比较喜欢搞一些交流活动,对外联谊等。

现阶段设计师的干扰性还是比较多,这是现在整个区域生活水平、审美观念等多种因素导致的。所以对于整个设计业态来讲,我很希望设计师、投资方、客户的审美都一起提高到一定高度上来。这样不论在沟通上,还是在整个经济推动上面,都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环境。设计师可以比较自由地去发挥自己的创作,把更多精力放在设计上面。

当然这点现在全世界都在努力,不只是中国。

IDOL锋范:据我们了解,您并不缺单,身边有很多通过熟人朋友找到您来设计的客户。那您觉得对于媒体在没有设计师与客户间起到一个怎么样的作用?

韦健业:媒介介入是一件好事。以前不借助媒介,信息闭塞。其实媒介作用很大,很有必要,借助这种新生力量还可以把整个行业、产业提升起来。让设计师与客户之间架起桥梁,对等起来,彼此更容易发现适合自己的设计师或者客户,彼此都有更大的选择视野,更好地交流。

就像以前没有网络时,我们谁都不知道网络的交流力量;有了网络之后,我们才知道其实沟通可以有更便捷的方式。

我确实从来不缺单,一直感觉忙不过来。但我不希望永远在一个固有的、模糊的圈子里循环,局限于很小的一个群体范围里,而是希望能不断追求更高的超越。希望有心想找我的客户更容易找到我;跟我合作的客户更契合我的爱好。

借助媒介不是一种炒作。因为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人与人之间,起码首先要打通供需对接,方便彼此了解。

IDOL锋范:您认为广西设计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发展趋势?

韦健业:到今年整个设计业态应该再往前跨一步,鉴赏能力各方面达到更高高度。

从现在开始会和2006年有一个分界线,2006年那个时间段,集体投标意识比较强,六七家单位画一个效果图去投标,但现在没有这种状态了,基本是委托制。现在设计分工也越来越细化。像上海、深圳,都有专门的文化类建筑设计公司、时尚类设计公司、样板房设计公司……广西的设计分工也将越来越细。这个是一个城市、一份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突破点,做出更有自己特点的东西,慢慢往前走,去推动市场的发展。

IDOL锋范:设计是一种价值?

韦健业:肯定是。设计是很正当的一个职业,需要人力物力的成本投入,需要专业水准。设计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同时它也创造价值,为客户提升使用价值,深圳广州上海北京等全国各大城市都不可能有免费设计的概念,希望各界人士达成共识,正视广西设计费问题,保证设计师创收对等,安心创作。

IDOL锋范:您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好建议?

韦健业:扎扎实实做好你的东西,尤其是没有人做的时候你更要去做,不要太多去考虑或害怕人家怎么看。

阅读延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1
3